落落大方的落落夫人

你能保护我

 义勇视角

原作向 ooc

说的是斑纹的事



  我没有想过锖兔会死


  我没有想过很多事情,姐姐死去了,锖兔死去了,弱小的我活下来了。


    姐姐出嫁的前一天家里是很热闹的,母亲帮姐姐整理白无垢,父亲微笑的看着姐姐,平时话不多的他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我应该高兴的,因为姐姐要嫁给喜欢的人,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但我又有点难过,我的姐姐以后不再只是我的姐姐了,她还会是别人的妻子,我也不能总是看到姐姐了,虽然嫁去的人家是同一个村子,但还是不住在一起了啊,我有点不高兴。


  “茑子啊,不要紧张啊,嫁到夫家也不要忘了回来啊,义勇和我们还想你呢!”妈妈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发簪,亮晶晶的。


  “咱家有这种东西吗,看起来不便宜啊?”爸爸冲妈妈问话。


  “是个银簪呢。”我过去姐姐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


  姐姐脸一红“是三良给我的,去城里做了好久的工才买的


 妈妈笑嘻嘻的把簪子别到姐姐头上“三良这孩子前两天拿过来的,说出嫁的时候戴上,咱们茑子就是最美的新娘。”


  我撇撇嘴“姐姐不戴也是最美的新娘。”

  “真的吗?”


  “那当然了,你最好看了,这簪子还没有我给你摘的花好看,你别戴这个了,戴花吧,我现在就给你去摘,摘最漂亮的。”我起身准备去院子里摘花。


  “你别去了,现在太阳要下山了,花你下次给我摘。”姐姐捂嘴笑。


  “那好吧。”我坐到她身旁。当时我以为还会有下一次的,我会给她摘漂亮的红彤彤的花,让她放在花瓶里或是别在头发上,但是没有了,再也没有下次了。


 “茑子啊!”妈妈拉了一下姐姐。


“嗯?”


“茑子温柔又漂亮,三良也是很好的人,勤快又能干。”妈妈叠着衣服,顿了一下“要是啊。。。三良对你不好,就回来,我们茑子不能受那个气!”


“他敢?!”爸爸声音大起来了。“我们茑子这么好的姑娘看上他是他走运。”


我抱着姐姐的手,很认真的对她说“我会保护你的!”


姐姐捏了一下我的脸颊“怎么做?”


“嗯。。。帮你揍他!”我把手攥成拳头。


“哈哈哈,好啊好啊,我们志勇真厉害,已经是个大人了呢。”


“我今天多背了一捆柴呢。”我向姐姐炫耀起来。


姐姐鼓起掌来,边笑边说“真厉害。”


“那当然,我们富冈家的男人都是男子汉。”爸爸笑嘻嘻的揉我的头。


“男子汉们,要睡觉了哦,明早要早起给姐姐送嫁。”妈妈站起来去铺床。


“哎,我不睡觉明天就不到,不到的话姐姐就不会出嫁。”我对妈妈说。


“哈哈哈”大家都笑起来,我也红了脸。



那天晚上特别安静,明明是夏天,连蝉叫都没有。“明明前两天都是蝉叫的,今天真安静啊”我这样想着,脑袋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夜晚,我好像听到了母亲的惨叫,还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像是利器划过血肉炸开的声音。


  “义勇!义勇!”我听到有人喊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睁眼,我被吓的立马清醒了,姐姐的脸上都是血,身上穿着的白无垢染上了大片的血迹,我惊恐的看着她。她利落的抱起我,把我藏在厨柜里。竖起一根手指抵在我的嘴边,“别说话,不要动,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她把沾了血的外衬披在我身上,关上了门。


  “哦哟,我说我闻到了年轻女孩的气息,果然没有错呢,多么漂亮的姑娘啊,味道一定很好吧,两个老人难吃死了!”我缩在角落里,眼睛对着门缝,一直在不停的发抖,我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死死攥着姐姐的衣服,紧紧的咬住嘴唇。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看到了一个“人”四肢很长比正常人长多了,肚子却很大,像一个鼓鼓的皮球,指甲非常长,比我的手指还长,他身上带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死亡的味道。


  那个“人”走了进来,我看着姐姐缩到角落。


  姐姐突然冲了过去,我想尖叫,但是发不出声音。


 “噗呲”像是利器划开皮肤的声音。我留下眼泪来,抑制不住的哭泣,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无法闭上眼睛。


“啊!?贱人!那个“人”发出了惨叫。


  那个“人”把姐姐一把推开,姐姐被推了出去,一根银簪插在那个人的身体上,银簪被月光反射,在夜晚格外明显,亮亮的。


  姐姐从房间里摔到了地上,我看不见她了,但我能听到到,“唔”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还伴随着姐姐落地时的痛呼。我颤抖着。


  “富冈义勇你说要保护她的,你不行,你是个废物。”我脑袋里都是这些话,我想冲出去,可是我不敢,我害怕,我的手脚麻木,浑身冰凉。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如果我冲出去,一定会死。那个东西的眼神,它盯着姐姐的时候,像恶鬼盯着新鲜的猪肉。


  外面逐渐安静下来,那个人拖着姐姐的身体走开了,只留下沙沙的声音。


  我一直缩在柜子里,不敢动,我感觉到那个东西还没走,已经没有声音了,但我就是能感觉到。那种像被巨蟒盯着的恐惧感,又像是被无数蟑螂爬在身上的恶心感,令我全身紧绷。


  “咔嚓咔嚓,”像风挂过树叶的声音,但应该不会如此大声,似乎还听到了刀划破空气发出的叫声。


脚步声非常急促,院子中有了另一个人。


  “刷”刀将肉划破的声音 ,貌似还伴随着鲜血的涌出。


  我听到了那个东西的哀嚎“啊!你这混蛋”那个东西的声音浑浊又低沉,但在喊出来的那一瞬间变得尖锐又刺耳。


  “老夫必将你等恶鬼屠杀待尽。”说话的人脸上套着一个红色的面具,身批蓝色波浪羽织,腰上别着一把刀,看起来肃杀又沉稳。


   那个东西被砍断的手臂又长出来了,一团血肉冒出最后平整的变成手臂的模样。它低下自己的身子,两条腿向外弯曲,做出蹲姿,瞬间向前俯冲,速度极快,。


  戴面具的男人抽出刀,刀划破空气,他举起刀向上躲避,随后转身,刀的附近出现了蓝色的浪纹。“咚”恶鬼的头落地。

  

戴面具的男人把刀插回刀鞘,一步步往房子里走,我昏了过去。


(下一章兔兔出现)



 

 

  


激情摸鱼 手绘 手机拍

谈谈角色和太太们

   这俩天 英雄学院的事情沸沸扬扬 洗是没得洗了 

我来说说角色和 产粮的太太



  怎么说呢 小英雄也是一路追的 漫画动画两开花 



   我很久没看王道少年 看小英雄的契机也是看到轰出胜的一篇同人 看了一下 内心想法:卧槽 这设定那么带感的嘛 金毛爆娇攻 小天使可爱受 温柔池面攻 。爱了爱了 


  我就去补了动漫,然后又去看了漫画。


  在这个补番过程中呢,感觉很微妙。。。。


  我开头看到爆豪欺负绿谷那里,就很懵逼。。不是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又看了两集 嗯。。差的太多了。。然后就把同人和原作分开看了。


  同人我吃 本质久厨 所有一直对绿谷好感度蛮高的,我就是喜欢这种温柔的角色。看原作的同时也在看同人。慢慢的,就发现了很多问题。


1,原作和同人的人设是两个世界。


爆豪 

 原作:欺负绿谷,霸陵同学,依靠自己实力联合全班一起霸陵绿谷,其实无个性的人很多,绿谷单被欺负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是因为绿谷是无个性。



  其二  是因为绿谷虽然无个性却一直有着成为英的梦想,再加上爆豪被无个性的绿谷所关心(掉下水坝那里) 这里应该是爆豪对绿谷态度的转折点 爆豪认为自己就算掉下水坝 自己也是最强的 他受不了绿谷的三观是这样的:我要保护他 我要救他。(天使👼身为一个无个性却以一种他认为的高高在上的姿态对他表现出关心 在前期可以看出来 前期爆豪对绿谷态度没多恶劣 还会对他说 我当然非常强了 还会和他一起玩 然而就是因为在水坝那里 绿谷对他伸出了手 这才让爆豪认识到: 原来他认为他和我是一样的 不不不 不一样 我是有强大个性人 他一个无个性的废物凭什么对我摆出那种姿态。


  从此开始 爆豪对绿谷的态度变得很差,聊着聊着   我又想起了别的场景 爆豪和他的小跟班三人在欺负一个小朋友 绿谷挺身而出 然后被欺负得很惨 我们由此可以得知 爆豪还欺负人 (。。。。艹)(当然 绿谷也有缺点 下面也会说到)


  丢人笔记本 语言霸陵 教唆杀。。哎。。。。在知道绿谷报了雄英之后又骂了他一场 理由:你个废物 凭什么报雄英。


哎。。。。再说说别的吧  



  爆豪的三观是这样的:强者为上 他崇拜欧尔麦是因为他够强 谁都打不过他 (ps:在体育祭 因为轰没有使出全部实力而生气 不接受第一 这点塑造的很好 他希望自己堂堂正正的拿到第一)


  然而在后期 他知道了绿谷变强了的反应 : 啊 你这个废物 凭什么 你不配在猜测到绿谷继承了ofa以后 找了他约架 赢了把绿谷踩在脚底 想 即使你承了ofa我也是最强的 会比你强 。


 到这里我都觉得还行 除了霸陵 都没啥大问题


然后 司马作者的司马操作就来了 

我看到这一幕。。震惊我妈  作为出久粉丝


来 把头拿过来 我也给你加个雪球红buff 淦你娘


  好的你成功吧爆豪塑造成了一个 永远看不起绿谷 即使绿谷再强大 在爆豪心里永远是个垃圾 不配和他在一起的形象 永远看不起绿谷 


   按照 司马作者的人设 爆豪虽然表面疯 脑子还是很冷静的  然而  为什么 在学院考核时 死活不合作

宁愿考试输掉也不和绿谷合作 你引以为傲的冷静呢 你的智商呢 怎么 遇到绿谷 就像 智商高地被占领了 只想侮辱他是嘛?还是那句话 来 脑子拿来 我给你加个buff淦!!!


   以及 我从来不想讨论作品的三观 但那是在 作品引导的三观正确的情况下 比如胖虎虽然总是欺负大熊  但他永远会受到惩罚 并且 在剧场版 我胖虎可靠的一批  

    但是 爆豪从连载到现在 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错 也没人告诉他这是错的 甚至对这种行为愈加愈烈 这么说吧 要不是a班都是小天使 不让他欺负绿谷 就依着绿谷对爆豪三杆子放不出一个屁的性格 我觉得绿谷依旧会被爆豪欺负(ps要我是绿谷 我有了个性第一件事 就先教教爆豪怎么做人 打的你妈都不认识)如果真的那样 我反而 不气了 。


  综上所诉 爆豪一直看不起绿谷 在他拥有了强大个性也一样。所以 我对这逼的态度一直是这样的
我喜欢爆豪 和他是个屑有关系吗 没有


   还要吐槽一下 这逼不会好好说话 不管是和老妈 还是班上很多同学 也就切岛能免疫 但爆豪的优点也很明显 执着 耀眼 强大 认定的事情就会做 


好了 说完了原作 我们来说说 同人 


爆豪 

同人:依旧暴躁 爱骂人 但会维护身边的人 还非常护短  虽然他是个废物 但只有我能欺负 你们都不可以  你变强了? 那也一样是个废物 反正我会保护你  变强干嘛 造反嘛?!


真 爆娇 


   如果原作是这样就好了 他起码会真心尊重绿谷不会打个雪仗尼玛还要往人脑袋上开个洞  同人里的爆豪 真的会关心并且尊重身边人 所以我不喜欢原作的爆豪 我喜欢同人的爆豪  简而言之就是太太 笔下的他 而非原本人设的他 

  同人里的爆豪 会欺负绿谷 但不会真的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会关心绿谷会冷静的和绿谷合作。


说完了爆豪 我们来说说绿谷


绿谷 

  原作 :憧憬着爆豪 想成为英雄 即使没有个性也愿意冲出去救爆豪 是个彻头彻尾小天使 能 感受他人的悲伤 能劝诫他人 对轰轰说出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嘛 (我:ccccc 这什么小天使 我靠这cp我搞了)以成为英雄为第一目标 很好的 蛮好的 特别好 如果没有爆豪的话 


  绿谷对爆豪的态度也是让我十分迷惑的地方  在最开始 绿谷没有个性 憧憬着有着强大个性的爆豪莫得问题  一直被欺负 没有讨厌爆豪 也算摸得问题 。。。有了个性 变得强大 对爆豪 依旧唯唯诺诺 我?什么鬼 你都强大了你还要这个亚子 怪不得 人家对你这个态度呢  你一直想要得到爆豪的认可 没问题 那你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啊 要在平等的基础上 对他堂堂正正的说出 :我也能成为英雄 是 一对上爆豪就要 软的不行 觉得 爆豪才是最棒的 自己做不到  但爆豪可以 我真特么


  我 香蕉你个巴拉  你自己幼驯染那么多年 爆豪什么个烂性格 你不知道 打他一顿 把他打服 他就会尊重你了 你那叭叭说 有个毛用啊 你还指望着能用言语感化他 

 要是有爆豪粉丝后援会 绿谷应该是会长吧。。。


然后欧叔说出了这样的台词


震惊 


怎么滴呢 爆豪对绿谷有什么正面影响嘛 


  这句话从 头到尾哪里来的逻辑 淦 英雄是绿谷自己想当 个性是绿谷自己磨练 成就是绿谷自己取得 大概爆豪对绿谷的正面影响就是 打人很疼 不能随便打人 。


好了 让我们 来看看 同人中的绿谷


  其实很多设定和原作差的不大 但时不时同人里的绿谷会反抗爆豪 他对爆豪的爱恋对方也会感受到确实差别不大 


综上所述 

我实在不想用这个词来形容绿谷 但貌似这个词慢蛮贴切的 舔


  绿谷对爆豪 就是很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原作要这么设定 。。。。明明都可以平等对话了 还要吧自己搞得那么卑微。。这或许就是虐恋情深吧 淦


来 让我们谈谈




轰焦冻



原作 其实 和同人的人设大方向差的不大 


讨厌老爹  被伤害过 被绿谷救赎 池面 呆 


轰轰确实还好 人设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ps轰出真好磕 )



  来 说完了这些 我们可以聊聊产粮的太太们了



  其实综上所述 爆豪在同人与原作的形象 差别实在太大了 与其说太太们是喜欢爆豪胜己这个角色不如说太太们是喜欢他们所补完更完整更好的爆豪胜己  (ps我也喜欢)


  现在出了这个司马事情  有人走 有人留 有些太太放不下自己笔下的角色(不是司马作者笔下 而是自己笔下  就是人设补完完全的角色们 其实单论人设 基本和原作就是两个世界了 ) 我个人觉得是没问题的  现别急着骂我 我先说一下原因  


  角色是作者三观的载体 当然是没问题的 但情况在于 大三角在同人里是另一个人设了 与其说是作者载体  不如说是 太太们对角色的美好幻想 输出的价值观也是太太们个人的 我觉得 完全没得问题啊 


要是真按原作爆豪那个人设写(对于爆豪劳资分分钟给你一jio


  还有 对于我们这些粉丝来说 应该 支持太太们 继 续产粮嘛 就我个人而已 我不支持   理解很多太太的心情 爱的是角色 是自己创造的角色


  包括我 前两天 哭哭哭 对着我的手办哭哭哭 也是很难过  现在好很多了  


  但同时 我也不希望 一些人 在产粮的太太下面这  样发 什么我是中国人啥的 说什么 你不要产粮了 为他们造热度 其实如果 太太们不出本 不参加cp展不出通贩 只在 老福特里面发发文 画画 我觉得 没问题啊 人家都纯爱发电了 基本上 现在这个事情一出 任何官方也不会再有小英雄的踪迹了  都这样了 做人留一线 日后好相见 何必步步紧逼呢 你当做看不到 屏蔽她不就行了 真有那功夫 上推特和脑残洗地以及日本脑残粉丝对线啊 把你的精力用在该用的地方。



   总的来说 我不支持 继续再产粮 但我也不会去骂太太们 大家都不容易 我不看不就行了  。


  我现在 还是很难过 打这篇文的时候 看着我的绿谷手办  时不时 要擦一下眼泪   我还是很喜欢绿谷身上的很多品质 他曾经给了我 很多力量 但同时 我们已经背道而驰了 


   我知道他最后 会成第一的英雄 但我不会再去看了 他曾带给了我感动与鼓励 还有勇气我也要很有勇气  再也不去看他 把他的手办海报漫画放到柜子最深处。


   告诉自己 :我特别好 还会有很多人 很多好事 还有一杯没喝完的冰阔落 我得喝完 我要努力提高画技 我还会有别的很爱的cp。



再见了 绿谷出久。


。。。


    这么这么伤感呢  我给大家说个笑话吧 


  前两天 我朋友和她妈吵架 吵架嘛

 她妈就去扯她手臂说:翅膀硬了嘛 敢和我吵架了?!

我朋友:滚 别动老子的翅膀

















 





龙王✘天帝 【一】

严重ooc警告 

龙王✘天帝 看清楚啊 就突然觉得这个设定蛮带感 自己写写 我喜欢美攻强受 


   “你要做一个怎样的帝王”这个声音陌生又熟悉,天帝已经许久不曾听到,音色清冷但十分温柔,像一块暖玉,温润细腻。

他是怎么回答的?…………他想起来了!他说!

  “我要这世间没有妖兽横行!要这天下河清海晏!要做这四海八荒最强的帝王!”

  少年声音铿锵有力,充满了自傲。那时他尚且年幼,觉得天地间无他不可及之事,彼时战神尚未能除尽妖魔, 他却大言不惭。话说出口没多久便微微红了脸,身旁那人却带着笑意对他说。

“好, 我帮你。”

——————————————

“天帝?天帝?!”天帝睁眼,揉了揉眉心。身旁的文曲星君轻轻叫他。“玉鼎真人已再此多时”

玉鼎真人,元始天尊弟子,十二金仙之一。

   

天帝闻言直起身子端坐,开口。

“真人此次下界便是为了元始天尊撰写封神榜一事?”天帝问道

玉鼎真人微微颔首道“正是,师尊派我下界受一人为徒名为——杨戬”

“那我便祝真人一帆风顺,能收得一满意的弟子”

“借天帝吉言,撰写封神榜一事多谢天帝相助,封神榜一事与天庭大有关系,天帝相助于师尊,必将有益于自身。”玉鼎真人回道。

说罢便行礼后乘一云彩而去。

天帝低头思索,不过片刻,文曲星君便问道“天帝为何要相助于他,这于天庭无任何好处,且借去了不少天兵天将,这使得天庭防御大不如前。

天帝并未回他而是问“龙族被镇压已有多久?

文曲星君算了算回道“已有二百年了。

天帝默然,一会儿才出了声,声音细听来有些沙哑“你可还记得两百年前的那一战?”

文曲星君脸色一变,谁会忘记?!谁能忘记?!他们的天庭,是由妖兽的尸骨所铺起的白玉砖!由鲛人的尸油燃起的不灭灯!是由龙族的血与肉建成的凌霄殿!

龙族的血,一滴一滴,流满了天庭的每一个角落,一寸一寸浸满了每个人的手,看起来那么可怕。天庭,就是站在无数龙族尸骸上所建起的龙冢!!

天帝没等他回答便继续说“龙族生来强大,他们是百兽之灵,万妖之长,我们和他们的战斗只能有一方胜出,不死便不休。”

龙族妖力强盛,修炼得好便能化形为人,与低等妖物不同,他们生来便拥有一切,蛮狠的妖力,绝佳的修炼天赋,甚至在化形,都是佼佼者。

当年龙族与天庭合作,天庭答应为其提供仙阶,为其洗刷妖性,使其脱妖成神,与天庭共享世界,掌管海域。

但——妖就是妖,何为妖?嗜血残暴为妖,为我独尊为妖,不容二族为妖!

而在封神仪式那天,龙族大乱,扰乱仪式,欲杀害天帝与一干众仙,想自封为王 掌管三界。

龙族与天庭大战数日,那时,龙族的血沾满了每个仙的双手,糊住了他们的眼睛,那味道腥得发臭,天庭节节败退,龙族是最好的斗士,他们闻到了自己同族的血只会发狂,那一天猩红的眼球是每条龙所共有的,他们想要杀死敌人,甚至——杀死自己!

龙族的利爪抓破了人们的皮肉,他们的尾鳍拍打着人们的伤口,他们的龙吟让人们的耳膜撕裂。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要输了,天空被龙族所遮住,一轮红色的血月高挂在天空上,仿佛是龙族对他们的嘲笑。

彼时,天帝站了出来,他拿着用自己脊柱所炼化的宝剑向一条又一条龙砍去,龙的血撒满了他全身,白色的铠甲上是红色的血,一刀又一刀,刀留下的痕迹是龙族的血与哀嚎。

最终,天帝终于突破层层防守,砍断无数龙的骨头,杀到了龙王面前,用剑拨开了龙王的逆鳞,用剑刺穿了龙王的心脏,用剑带领天庭走向胜利!


随后,天庭对龙族使用了封印,将自以为高贵的龙族与他们最讨厌的无数妖兽放在一起,用龙族来镇压妖兽,他们来镇压龙族。


天帝叹了口气说“他们已被镇压了两百年,龙族镇压着妖,而他们自己也是妖,他们通过海底炼狱的淬炼,又被无数妖兽的妖力所滋养,实力早已不是二百年前的他们了,而天庭呢?在百年安乐之后,我们早已不是他们的对手。而镇压的法阵被强盛妖力所浸泡,法力也越来越被削弱”


“可我们仍有定海神针啊,只要神针在,他们出不来!”文曲星君不禁反驳道。

天帝拿起笔写字,他的字行云流水,“女娲借我法宝时对我说,此可镇压龙族,但几百年后会有一猴子来,无论你愿不愿意将定海神针给他,他都会拿走。”

天帝周身气息一变,下笔也重了起来,字字力透纸背,像沾血的宝刀,杀气外露,文曲星君在一旁噤了声。虽只有一瞬,那气势也叫人胆战心惊,毕竟,天帝已经两百年没在露出过杀气了。


“所以,天帝是想封新神,来抵御龙族?何不自己亲封?”文曲星君问道。


“凡人修炼成仙谈何容易,而封神之战变是最好的阶梯。”天帝放下笔,细细查看自己的文书。“经过封神之战,第一,功劳足矣,可以封神。第二,新封的神皆通战事。第三,封神榜所封的神数量庞大,且用时极短。最后,便是元始天尊承诺与我,定会赠予一法宝来代替定海神针。”


文曲星君点头“这确实对天庭极好,可这天庭的防御,属实太弱。”

天帝又执笔“无妨,上古大妖不是被杀了,就是被龙族所镇压。”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如若真有大妖杀上天庭,我——也可一战。”

文曲星君愕然,对啊,他们的天帝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用话语来治理三界的文人。他更是一个战神,曾在万妖之穴——混沌中突破重围,曾以一己之力杀死穷奇并取得他的心脏,曾以剑指龙王,将龙族打入海底炼狱。


文曲星君看着天帝,细细打量。天帝生的好剑眉星眸,挺鼻薄唇,看起来便潇洒英俊,像一把锋利的绝世宝刀,第一眼看上去,只会被他凛冽的气势所震慑,让人忘记了宝刀美丽的刀纹。手也生的好看,修长细直,根骨分明,只是左手虎口处有一疤痕,围绕大拇指,像是要把整根手指咬下,不知是和哪只妖兽缠斗时留下的伤。星君又想起了少时的天帝,比同龄人总多一分沉稳,配上那娇俏漂亮的脸蛋和稚嫩的身体,显得十分可爱,总是忍不住想要揉上一把。仙子们也爱逗他,觉得的可爱,年纪小小却总露出大人的样子,逗着便开心。

文曲星君轻笑“臣告退。”


大殿空荡荡的只有毛笔掠过纸张的声音,像啃食叶片的春蚕。天帝写了许久,终于放下笔。用手撑起脑袋,闻着大殿里柏木的熏香,慢慢,慢慢的,睡了过去。在半梦半醒之中,天帝似乎又听到了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带着笑意对他说。

“帝俊。”

帝俊无父母,他随天地而生,享日月精华,受万物恩泽,他生来便是世间的宝物,被所有人呵护。

他睁眼之时便已经注定是下一任天帝,由战神教他法术,文曲星君教他帝王之道。

帝俊曾疑惑“我为何要学这些?”

星君对他说“你是生来的帝王,你自然要学。”

帝俊又问“为何我是帝王?”

“这是命,你有帝王血脉,这便是你的道。”

“何为命?为何不问我的意见?”

星君笑了,温柔的对帝王说“你是天帝,是这四海八荒,三界之内,最伟大的人,为何不接受。”

“如若我不愿呢?”

“没人能够改命,这——是天道。”

“我晓得了”帝俊打开书卷,不在纠缠。星君对他点头微笑,开始讲授今日的课业。不一会儿,便觉得脑子有些昏沉,星君用手轻揉鬓角。

“星君可是乏了?”帝俊看着他,一双眼睛生的极好,顾盼生辉,仿佛天下星辰皆在其中。

文曲星君点头道”我有些困倦,你自行看书。”



帝俊点头,将注意力又放在书本上,端坐起阅读书文。文曲星君背靠椅子,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绵长的呼吸预示着星君已经睡熟了。



帝俊用手轻戳星君的眉心,新君无太大反应,只是微微皱了眉又沉睡过去。帝俊见状,用手轻轻扒开星君外衣,抓住了腰带上的腰牌,轻轻一钩,便钩了下来。

帝俊心想“太白金星给的药真好用,一吃就想睡觉。”帝俊对太白金星说自己近日夜晚无法入睡,头疼焦躁,太白便给了他这药。帝俊偷偷将药泡在文曲星君的杯子里,就是为了拿这玉牌 。


帝俊收拾了一下衣服,拿了一个万物锦囊,将要用的东西都扔了进去。然后又回到文曲星君身旁,轻唤“星君星君?”文曲星君并未作答,鼻子呼出一声气又睡了。帝俊想了想,将药压成粉丢进了香炉,希望星君能多睡一会儿。

帝俊看着镜子,念了个口诀,将自己的身形变成了文曲星君这才拿着腰牌去了天门。

帝俊悟性极高,自己看书悟得化形之术,连文曲星君都不知道他会了化形。顺利离开天门。帝俊恢复了原本模样,一路走向人界。

————————

自己的逼逼,脑子里有个大纲了 ,先写着吧,会写完,感觉蛮长的。

龙王✘天帝

今天更了一篇 戳我一下 反正就两篇
这个我已经更了啊,大家戳我就可以看了 ,麻烦 给我点鼓励。(๑• . •๑)

今天突然发现这个cp蛮带感的 。

     天帝勾引龙王 ,答应与其结好,  龙王答应为他镇压妖魔 ,事必反悔。天帝另结新欢 ,龙王怒起反天庭, 天帝派人镇压 ,龙族蛰伏于海底, 龙王等待复仇  。

        等龙族被放出来 ,龙王就可以为所欲为 ,天帝心中十分痛恨 ,但迫于龙王淫威,只得静待时机再反杀 ,天帝还要装做出爱龙王的样子 。囚禁paly啊 各种就可以玩了。😊